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大会新闻 > 大会动态 >

巅峰对话: 风险投资眼中的O2O“危”与“机”


6月18-19日,由中国互联网协会、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指导,世界O2O组织、光合资本主办的夏季世界O2O博览会(O2OEXPO)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盛大召开。本届夏季世界O2O博览会的主题为“创新,联接,民生”,秉承“共赢、开放、促进”的理念,共吸引了来自全球20+国家2500+企业的超过15000+业界精英出席。夏季世界O2O博览会将助推O2O企业良性健康快速发展,为中国乃至全球的创业者提供一个全新的创业舞台和绿色生态链。
 
O2O的味道扩散至今已经为行业带来了新的生命力,然而在投资领域,我们却还有无法避免的潜藏风险。那么我们的风投商该如何应对?大会下午的巅峰对话《风险投资眼中的O2O“危”与“机”》,邀请乐搏资本创始合伙人杨宁作为主持人;对话嘉宾为:经纬中国合伙人丛真,阿尔法公社创始人&CEO许四清, 明势资本创始人黄明明,高榕资本合伙人赵涛,金沙江创业投资董事总经理朱啸虎。对话过程中妙语不断,具体讨论了大众创业时代下O2O的机会在哪里、新兴O2O企业与传统行业转型O2O博弈、目前O2O这些公司的估值贵还是不贵、补贴火拼尽头在哪、投资者是怎样抢到好的创业牛人的,面对缺胳膊少腿的项目投资人该怎么办,国外上市企业退市回国是否合适,以及投资人如何选择O2O创业者等问题。
\

以下为对话实录:

杨宁:
大家好,非常高兴能主持O2O投资的环节,在座的都是业界非常知名、非常有经验的风险投资人,在O2O领域也都投了非常多著名的案例。首先请每位嘉宾介绍一下自己、自己的机构,以及自己在O2O这个领域的一些著名投资案例。
 
朱啸虎:
大家好,我是朱啸虎,金沙江也是投了十几家公司,昨天晚上公布的前十名有三家。
 
赵涛:
大家好,我是高榕资本的赵涛,我们投了教育领域跟谁学,爱屋吉屋,金融领域等等。
 
黄明明:
我是黄明明,我们是新成立的基金,明势资本。我们有个P2P公司,也有二手车交易C2C交易平台好车无忧,还在金融交易领域有十个左右的投资项目。
 
许四清:
大家好,我叫许四清,是阿尔法公社创始人,我之前是在互联网行业里工作。如果大家想了解我们可以看一下YC,我们比较像。我们用10%的时间寻找投资项目,90%来帮助合伙人成长。
 
丛真:
大家好,我叫丛真,是经纬创投合伙人,经纬在中国有七八年时间,O2O是我们投资的重点。我们投了快的、饿了么、闪电购、e代驾、e袋洗等,我们比较看好O2O市场,对能够改变大家生活的东西我们很感兴趣。
 
大众创业时代下O2O的机会在哪里
 
杨宁:
现在是大众创业、万众创新的时代,尤其总理又提出互联网+的概念,所以一夜之间我们发现天底下一大批创业者在创业,在各行各业从事创业工作。不管从事什么行业,前面都加个互联网+,因此互联网+就变成像标签一样,现在所有的行业几乎都成了O2O行业。在这么多人创业的情况下,现在有一种说法是风口的猪都在纷纷的死去,光赶到风口是没有用的,可能还没到就死了。想请各位谈一下自己O2O领域投资,到底是红海的状态,还是蓝海,是否有很多创业和投资的机会,想听一下大家的想法,这到底是机遇还是风险?
 
朱啸虎:
我觉得要看西方领域,O2O在西方领域非常多,某些已经基本上到决战阶段了,像打车,再有新进是不可能的。也有新的细分领域,这种细分领域是很有机会的,比如互联网教育,现在是群雄并起的阶段,比如生鲜,还在群雄逐鹿的阶段,这还是有机会的。
 
赵涛:
我会把O2O看作是电商的延伸,我觉得机会特别特别大,因为各种交易都与O2O相关。这也是我们为什么会投金融领域、教育领域、生活服务领域O2O的原因,这一块要看周边基础建设,这种O2O应该会有很多机会。
 
黄明明:
我觉得O2O在去年进行了一个布局,上半年到年终,窗口在逐渐关闭。大的O2O的平台,像美团、外卖是比较有机会的,我也同意朱总的说法。我们在这个行业里有十年了,过去这个行业发生的合并项目非常多,有些打仗打的正厉害的公司突然就并了,这对于小公司来说并不是一个好的机会,因为很快战争就会结束了。如果你不能进入到前两名,第三名第四名基本上就是打酱油的状态,所以机会会少一些。
 
但是不从交易角度,从另外一个角度,即用户升级或者消费升级的角度看,O2O是跟我们衣食住行、日常生活每个方面都相关的一个大的概念,所以我们回过头来看生活中每一项服务,日常生活中接触到的每一个领域。有没有痛点?有巨大的痛点。这其实就是可以被O2O或者互联网+利用的一个巨大的机会。所以从我的角度来看,很多垂直领域里面的机会刚刚涌现,比如互联网金融,虽然去年很火,但是真正的金融服务,如个人理财、消费信贷很多这样的机会,恰恰是开始在涌现。一些垂直的品类,有巨大的用户痛点和用户的体验需要去升级和改造,从这个角度来看我觉得有很多的机会。
 
许四清:
很多风口上的猪死掉了也不奇怪,今天的O2O我觉得才开始,有一部分牺牲也是很正常的。我认为今天O2O的阶段就像刚刚开始出现互联网的时候,网易、搜狐、新浪那个时候,高频次的生活领域确实出现了很大的O2O机构,但是还有很多小的细分领域,O2O完全没有渗透进来。比如说技能传授类的,O2O在教育领域的渗透率非常低,现在互联网的教育方式还是上大课,这肯定会被改变的。大家算一算你家小孩去学钢琴、补奥数多大比例用O2O了,可能没有几个,这都是非常大的机会和领域。所以大风口死几口猪这一点都不奇怪,我想我作为投资机构,这种思想准备是非常足够的,我们反倒是鼓励大家多看看O2O的小风口,会有好多小猪崽。
 
丛真:
大家说的我都认同,我补充一个小观点,什么是O2O,每个人都有个大致的概念,具体分析下来又略有不同。我觉得O2O是用互联网的技术和思维改造传统行业,按照这个定义来说电商显然就不是O2O了。如果是用互联网改造肯定是具有互联网的属性,比如说入口,其实一开始大家对O2O感兴趣肯定特别开心,终于有一个入口是BAT做不了的。那就要有一些属性,比如说要高频,非常广泛的市场需求,其实这跟互联网其他的行业刚出来的时候是差不多的。回答主持人刚才的问题,接下来的机会在哪里?我觉得不管是外卖还是打车,都是可以成为入口的,这些领域主要是帮其他O2O领域把路趟开了,再往后大家也不用追求平台级的机会。平台级的机会可能一开始没想到,做着做着就成平台了,一开始可以抓住O2O的本质。
 
现在的平台上可以导流的,成为平台一部分的,未来可以单独的垂直做大,可能不会成为入口,但是可以很赚钱。比如说e代驾,这是很有机会的,对具体微观创业投资人来说,这也是非常好的机会。
 
新兴O2O企业与传统行业转型O2O博弈,哪个胜算大?
 
杨宁:
接下来我们就问一些针对性的问题,希望气氛更活跃一点,想问一下丛总。丛真说了一句话,要不然去颠覆别人,或者颠覆自己,或者自己被别人颠覆。在O2O这个大潮到来的时候,这些在传统产业已经做了很多年的企业,是进行自我颠覆,把自己变成一个O2O成功的企业,还是由外行来打内行,由从来没干过这个行业的人通过互联网思维做某些行业,你觉得哪个胜算大?
 
丛真:
第一个回答就遇到这样难度的问题,我真的不记得说过这句话,没关系,就当我被颠覆了。这个我觉得是大家都没有想清楚的事情,很难说有答案。但是现在我们看到的这些,做的比较成功的所谓O2O的公司,我数了一下,大部分之前都不是其所从事的行业。这可能是因为在O2O这个行业,假如它真是一个行业的话,刚刚起步时线上更缺一点,所以这时候拥有线上O2O的思维和技能的人就比较容易主导,因为大家要改变而不是沿袭。再往后就不好说了,因为互联网思维技术并不是不可逾越的障碍。上个月万科上海总部总经理跟我聊天,说万科现在非常着急,我们本来是很牛的公司,但是突然一下觉得自己被时代抛弃了,非常紧张,他们做了很多努力,在O2O,在各种领域尝试,互联网金融等等。连万科这么大的公司都在思考这个事情,我觉得行业氛围一旦形成,接下来有行业思维和优势的人会更多的主导,这是我的一个猜测。
 
目前O2O这些公司的估值贵还是不贵?
 
杨宁:
第二个问题是大家都比较关心的,问一下赵涛,是关于估值的。最近投资热潮使每一个企业的估值都上涨的非常快,尤其是一些特别火的企业估值翻的更快。比如你们爱屋吉屋一年翻了几十倍,这样一个估值的飞跃,当然看自己估值估的非常高的时候觉得不贵,很值,但是投别人的时候就觉得怎么这么贵。你觉得目前O2O这些公司的估值贵还是不贵,希望得到一个比较中立的答案。
 
赵涛:
如果放在目前来说觉得很贵,但是放在长时间,比如说五年十年觉得是很便宜的。打个比方,因为房地产市场足够大,你要跟这些大量级公司打肯定需要更多的钱,房地产里面几十亿放里面觉得一点都不贵,而且这么快的时间内能做成这样子,它是值得获得这么高估值的,把所有的财富都集中,最好的公司应该拥有最好的估值,是这样的。
 
补贴火拼尽头在哪里?
 
杨宁:
还想问一下啸虎,O2O企业大家都发现风口很少,猪很多,所以大家都非常拼,甚至火拼的程度比美国风口的拼抢激烈程度高很多。在美国经常说商业模式是赚钱的,在中国肯定就说一上来我这个东西是不赚钱的,因为你赚钱根本就没有戏。现在中国出现个什么情况,不赚钱还要发红包倒贴,所以流行一个说法不叫B2C、B2B,而叫B2B2C。像滴滴打车非常成功,但是在市场上的拼杀也非常凶悍,这个拼杀在中国有没有止境,是否会一路拼杀下去,尽头在哪儿?究竟有没有商业模式,还是会一直火拼下去?
 
朱啸虎:
这要分两方面来看,中国现在还是3-5个点左右,跟美国相差十倍。淘宝、亚马逊、eBay也是如此,因为我们低很多,所以交易规模放的非常快,阿里超过亚马逊一年的规模。不同的商业文化,不同的商业背景造成了这样的差异,这在中国也是非常独到的,好的商业模式确实也需要到最后才能看到是不是赚钱。另外,补贴这一点,我们做风险投资人是不喜欢补贴的,我们投二轮都是不要补贴的。为什么投滴滴?办公室只有三个人,其中一个人就自发的传播了,用滴滴能打到车,这应该是O2O自身的特色。后来发红包是擦枪走火,我们预算是一千五百万,没想到半年就没了,这是计划外的事情,后面误伤才引起双方的红包大战。像美团也是被逼无奈,必须要走补贴竞争,还引起了补贴大战,很多都是被误导。
 
上海有一个企业,说两个月就做三千单了,数字是很漂亮。客单价20块钱,他发红包是20块钱,这些订单几乎是免费的,这是没有价值的,我觉得这种恶性补贴,真的需要透明化。有的从规模看单数很激动,但我们要关注这些订单是不是健康,没有补贴的情况下能不能持续下去。
 
杨宁:
刚才啸虎提到了淘宝免费,很赚钱,那在于没有另外一个淘宝出现。如果有另外一个淘宝,淘宝可能到现在还赚不了钱,因为当时大家都没看懂。现在O2O这个领域,刚才你讲是擦枪走火,都已经走火了,大家拼命的打。你不发红包,估计你就完蛋了,因为对方在发红包。那这有没有止境?VC们都在不断的支持,在站队,剩者为王。如果不剩下的话,你原来所投入的钱都压在那儿了,就会输掉,所以你就要不断找钱,不断投入,这怎么能有一个止境?
 
朱啸虎:
这是中国商业特色,每个行业都想垄断,至少80%以上赚钱。像旅游行业,这是很具垄断性的,去哪儿是从搜索开始从客户入口往后面打,携程是从后面往前面往入口打。只有两家竞争实际上亏损还很厉害,最后两家整合到一起,占据80%市场才能挣钱。美国各个产业链都有一个创新模式,而且都活的很自在,中国是不可能的。像打专车、代驾,你必须占据最有利的位置,进可攻退可守,这样才能持续。
 
投资者是怎样抢到好的创业牛人?
 
杨宁:
接下来问一下明明,你们是新成立的基金,因为现在新成立的基金很多,而且钱也非常多。其实大家都知道优秀的创业者是少的,经常会出现这样一个情况,就是钱比创业者多很多。所以对新成立的基金来说,你们抢项目的绝招是什么?或者说牛的创业者是不缺选择的,怎么样才能胜出?
 
黄明明:
我觉得优秀的创业者在任何时代都是需要的,这是中国社会最稀缺的资源。一个是像杨宁这么好的创业者都来做投资了,还有四清,像美团早期联合创始人,阿里巴巴联合创始人这样的人都出来。原来下300万美金,这是去年11月份、12月份的行情,今年春节过后行情继续暴涨,这样级别的创始人出来,天使投资是两、三千万美金的级别,所以优秀的创业者肯定是有无数好的投资人在后面跟着的。估值的故事跟这个是联系在一起的,10年前,在中国的投资机构没有看懂中国互联网公司之前,大家都知道腾讯5千万美金的时候,把30%的股份卖给南非的公司。我们从今天看以前,永远只能看。
 
你刚才问我的问题是我们每天都在思考的问题,早期来讲,我们说创业一定要最快的速度成为行业第一、第二,拿到市场份额,奠定市场地位。早期投资我们是跟徐老师,跟创新工场,跟梅花天使等进行合作的过程。第二个我们都是做基金的,大家都知道不败的原则,即使我认为今天全球表现最好的基金,美国的红杉基金应该算是前三名的,整体基金项目质量是相当高的,但是它没有破掉一个魔咒,最赚钱的第一个项目是其他项目所有加起来的总和还要多,上一个项目赚了四十几亿美金,其他项目加起来还不到这个数。所以其实要找到一到两个在那个领域最好的项目,每个基金都可以做的不错。
 
杨宁:
好的项目很明显就是好的项目了,因为排着队的人都想来,你像滴滴打车、爱屋及屋都是好的,但是僧多粥少。你是如何让特别好的项目接受你的投资的?
 
黄明明:
每家投资人都会讲提供增值服务,给予方便,刚才你讲90%来帮助,10%来投资,那LP肯定是有意见的。你不是跟每个创业者都能聊到一起去的,但是如果在你比较熟悉的领域,你可以比较深入的跟他探讨商业模式,给他提供帮助,我的经验一般来说创业者是会比较认同的。
 
杨宁:
就是说你特别懂他,所以他就要你的钱。OK,那赵涛呢?
 
赵涛:
是这样的,我们虽然是新成立的基金,但是也在这个领域做了很多年了,所以积累了相当多的经验和人脉,覆盖了最优秀的创业者。第二个也算是破坏优势吧,很多人聊创始人,小米的、京东的创始人,因为早年他们都没有什么钱,也是最近五年才火起来,我们帮他们管钱,自然创始人也愿意帮助我们。而且很多项目都是在早期,我们靠自己的努力做的。另外我们这些人可能一步步起来的,所以说跟创始人容易保持一个比较平和的心态,他们也愿意要我们的钱,这也是爱屋及屋以前是土豆的CEO等等,他们这么早就愿意要我钱的原因,因为大家一直合作的比较好,我们也会以比较平和的心态跟大家合作。
 
朱啸虎:
早期投资,当初去哪儿、滴滴的A轮项目没人投的。
 
杨宁:
不,错过滴滴是我很后悔的事情,那时候管我要6千万估值,我是天使机构。我说3千万吧,这对我来说已经很慷慨了,他说有一堆TS等着呢。
 
朱啸虎:
根据过去十年的经验,A轮项目一堆TS等着排队的没有得赚。
 
杨宁:
现在A轮火的全都是TS。
 
朱啸虎:
我觉得创业者失败是必然的,成功是偶然的。
 
许四清:
现在投资已经是红海了,小伙伴要抱团取暖了,我们准备联合多投一些项目,可以一块多商量商量。因为现在项目越来越贵,投资人的日子越来越难过了。我夜里十一点到创业者楼下等他,半夜一点等到他,谈到三点半。
 
黄明明:
最后项目被我们抢走了。
 
许四清:
我们投了十个项目,其中三个项目是当场给的。
 
黄明明:
这招不新鲜,红杉基金的老沈、周奎经常耗到凌晨两点、三点,不签TS不走人,这种情况非常多,所以现在光用时间和人海战术已经搞不定创业者了。
 
许四清:
的确是严重的红海了。
 
赵涛:
你要找到是最好的,你给高一点估值也是可以理解的。
 
许四清:
投资行业正在被颠覆,我们这个行业已经延续了若干年,几十年了。在这几十年,尤其移动互联网出现以后,我们投资面对的行业游戏规则在不断改变,但是我们投资行业的游戏规则没怎么被改变,后半夜也得截人家创业者,这事太正常了。我做创业的时候这事常干,在投资人看来这事不得了,其实这是常态。所以我觉得实际上会产生这种现象,包括我们看估值越来越高,不是说优秀创业者少,创业难,而是投资这个行业也逐渐的被颠覆。
 
面对缺胳膊少腿的项目,投资人该怎么办?
 
杨宁:
接下来继续问四清,因为你是做天使投资的,做非常早期的项目。天使阶段的项目都是缺胳膊少腿,确实某方面很优秀,但是也有明显的缺陷。前些年这还好办,因为只要你在某个公司挖个人,想创业的就把空补上了。但是最近有一个大问题,都不愿意去填这个窟窿,都要自己创业,后来发现都是缺胳膊少腿的项目,四清你们那儿这种情况肯定也很多。在这种项目的情况下,你们现在的策略是怎么办的。
 
许四清:
问题提的非常好,这就是我们天使投资人面临的现状,我们一般来说投团队,团队完整,方向差不多。方向不正确,团队完整也可以,他自己会调。但是现在团队完整的越来越少见了,因为大家拿钱太容易了。我认为只有一个办法,就是再把我们投资的瞄准点前移。以前我们知道谁可能创业了,那个时候小伙伴共同创业没想清楚的时候,大家愿意合起手创业,如果都看清楚的话都想拉一个杆子,融一笔钱,所以再迁移我们就瞄准创业公司有潜质的人,登记造册,轮流请来聊天,批量请来聊天,就用这种方式。
 
国外上市企业退市回国是否合适?
 
杨宁:
投资是个体力活啊,创业者经常说我们是苦逼的创业者,现在我们说我们是苦逼的投资人。接下来要问丛真一个问题,经纬投了很多企业,包括很多企业在国外用BAT架构上市,但是很多退市私有化,回国到中国市场上市,这个趋势你觉得是非常支持的态度,还是比较谨慎的态度不要回国,中国的资本市场是否会一直这么好,还是退市之后会发现国内也不合适。
 
丛真:
我觉得这个问题是一个很大的课题,最近三四家公司拆回来了,我们也有几个IPO公司在考虑,每天都在跟券商聊天。现在跟券商聊天的时间很多,我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,目前我们一起操作的人都是在摸着石头过河,没有很确定的事情。有两点我觉得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,是我们的思考,也是回答主持人的问题。
 
第一,对中国资本市场究竟怎么看。我觉得短期内是比较热,比较疯狂的,中期我们是谨慎乐观,长期肯定是看好的。这里面有很多因素,也有很多分析文章,我就不重复了。
 
第二,不是每家公司都适合退市的,中国的资本市场现在很热,可是这个资本市场的投资理性跟美国还是不太一样,所以确实有很多公司适合回来,获得更高的融资成为超级公司,获得比在国外更多的认可。但是还有很多公司业务在海外,成为国内上市公司是否对其有帮助?如果公司估值在海外市场得到了充分认可,又不太符合国内非常高估值公司的那些标准,即使国内资本市场很热,跟你的关系也不大,而且退市回来是很折腾的事情,有很多工作要做,对创始人的时间来说也有很多的占有,所以我觉得大家谨慎思考。
 
杨宁:
问一下啸虎,你们很多企业也是在海外上市的。
 
朱啸虎:
行业低迷没必要回来,而且在海外估值非常好,其次是信息板、创业板肯定要早点回来。
 
投资人如何选择O2O创业者?
 
杨宁:
接下来想问在座的每一位嘉宾,我想让大家说一说自己在看O2O企业的评判标准,就是什么样的企业,能不能描述一下,这个创业项目和这个创业团队是什么样的情况,你就会去投资。这样让大家在座的很多创业者能了解,每一家在一个机会的大概评判标准,你达到这样的评判标准和情况那我们就去投资,每一位能不能讲一讲自己的评判标准?
 
朱啸虎:
必须回归到商业的本质,可以不要规模,但是一定要很健康,没有补贴的情况下你的用户情况怎么样,你的规模很小,一千单、两千单都没问题,但是要是健康的模式。
 
赵涛:
如果它不是平台的话,我要看它是不是能做到第一位。因为我是从天使到E轮的投资,对整个团队的人看得比较重一些,至少要比我努力吧。
 
黄明明:
因为我们也是比较早期的,所以对单量没有特别高的要求。还是刚才讲的那个话题——用户升级。因为O2O其实不是一个完全创新的东西,都是现有的服务做更好的提升,创业者至少可以很清楚的告诉我,用了这样的服务加上互联网,移动互联网,能够为用户解决哪些痛点,用户体验有哪些提升。我个人讲一下我的经历,谈了十家其实超过一半,甚至七、八家都没有把这个想的很深入,有些说他是一个汽车后市场,就是上门,那上门会带来哪些好处,用户愿不愿意让你上门,这些都没想,这种我们是不太会看的。
 
许四清:
我们会从两个角度看,一个是业务模式角度看,业务模式看应该是他的普适性比较强,应该具备这个特点。同时应该是痛点明显,实际上这个讲起来太原则,不那么好把握。今天大多数投资人的观点看,当年腾讯做微信那个就是往死了做,那是抢运营商的饭的。很少有投资人会面对这样一个的项目给投资,但是今天证明恰恰是这里面有痛点,虽然他对手相当强悍,但是大猪已经在风口飞很多年了。还要看团队,这个团队要非常强悍,个性强悍,CEO个性要非常强悍。第二个就是他们这个团队要非常懂互联网,第三个这个团队几个合伙人之间,在大规模扩张的情况下他们能把得住方向,不管是团队还是对外竞争基本就看这三个,因为我们是早期投资其他不好判断,只能看这个。
 
丛真:
我有一个观点,我觉得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创业投资,投资热点。但是我们这些做风险投资的人,也一直在学习,也关注很多东西。创业差不多,对人的要求都差不多,所以很难提炼出一个点,就是O2O的创业者跟别的创业者有什么不同,我们希望在他们身上寻找一些特质,在做移动社交的很多特质也是可以看到的,还是把人放到第一位。
 
我会希望在他身上看到两个东西,如果他身上有这两个东西我会更加愿意多花时间,或者会更兴奋。我自己对O2O的定义是用互联网的思维和技术改造传统行业,特别是服务业,我希望在他身上看到一个点,他对流程再造的重视程度,以及他有没有一个清晰的思路。如果你对这个事情想的比较明白并且非常重视,我觉得你可能在O2O的生意本身的点上会抓的比较准。
 
第二个他是否对服务质量特别在意,其实我觉得烧钱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烧完之后什么都没留下。订单冲上去之后怎么留下用户?烧钱拉订单只是让用户给你一次去推销你服务的机会,但是如果你的服务质量不够好,他体验完了之后可能会是一个坏口碑,这个钱还不如不花。所以如果你在服务质量上花了非常多的心思,那么你的重视程度,作为一个创业者来说我会非常的兴奋或者非常感兴趣。
 
杨宁:
这次论坛非常荣幸能够跟这么多非常有经验的,都是老朋友了,在风险投资领域都是非常有建树的投资人,也希望大家通过这次对话环节能够得到一些干货,包括我自己也学到很多,希望自己能够在今后的工作中把创业事业越做越好。

 
 
夏季世界O2O博览会
指导单位:中国互联网协会、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
主办单位:世界O2O组织、光合资本
支持单位:北京市餐饮行业协会、中欧移动互联网学会、台北电脑工会、长江商学院-长江校友互联网学会、中国市场食品安全(调查)工作委员会、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品牌推进委员会、上海市创意产业协会、深圳市消费者委员会
时间:2015年6月18-19日
地点:北京国家会议中心